首页
> 今日焦点 > 统计文化

王宝秋:家具

发布时间:2018-04-20 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

周日去父母家看望父母,在一只老衣橱前伫立良久,对视良久。这只老衣橱是父母结婚时父亲置办的一件重要的家具。衣橱分上下两截。两扇上橱门镶嵌玻璃,成了穿衣镜。因年代久远,镜子已经斑驳,人像已经模糊。衣橱的四周及下面的橱门嵌有白色的骨头磨制的花纹,下橱门嵌的是两棵对称的花树,因是白色,有些像珊瑚,显出几分精致。除有几处磨损外,衣橱表面的油漆尚好,擦一擦还能发出亮光。

小时候,家里的家具主要是父母结婚时置办下来的。除了上面提及的衣橱,房间里还有一张木床,两只普通的木箱,一只樟木箱,一只皮箱,这些都是母亲的嫁妆。母亲的嫁妆中要数木床最有特色。这是一张有床顶的三面木板半包围的木床。木床的面板镂空雕刻着花鸟动物。上面嵌有三面圆镜子,中间的一枚稍大。以这枚较大的镜子为中心,两边对称地雕刻着“松鼠叼葡萄”的图案。还有两只狮子,狮子的头是用另外的木头雕好后贴上去的,立体感较强。两侧还雕有“鹊噪梅枝”的吉祥图案。床架的三面内壁绘有梅兰竹菊荷花等图案。小时候,木床也是我们玩耍的好地方,我们在床架里玩骑马等游戏,或者捉迷藏时当作一个隐身的地方,或隐在布帐后,或钻进被窝里闭住气不动。母亲挂的布帐上印有小鸟和昆虫等小动物,我们就玩“谁找得多”的游戏。母亲常常一边坐在床沿上织毛衣或纳鞋底,一边防着我们从床上掉下来。

家里人口多起来后,父亲砍了一棵大朴树,请木匠老司做了一只棉柜,也不油漆,白木本色。棉柜下面可放棉胎等胖货,上面可以睡人。我和哥哥就睡在棉柜上。隔壁奶奶家也有一只棉柜,较精致,外边有浅浮雕,床头边两块面板雕有栩栩如生的“纺织娘”(昆虫)。一只柜脚已经腐蚀稍矮,垫了块砖头。平时,奶奶的棉柜当谷仓用,只在有客人的时候用作客床。为防稻谷蛀虫,奶奶在稻谷上放上整张的烟叶。奶奶积有几枚洋钿,为防贼偷她将洋钿藏在稻谷中。一次不慎漏出一枚,混在稻谷中,挑到打米厂去打米,结果使村里的打米机出现故障。

家里原先用的饭桌是一张小桌,人口多起来后,一家人坐着有些挤,于是同奶奶家的大桌对调。这是一张老桌,桌的背面写有“王洪得”三个字,据父亲说是我爷爷一辈某人的名字。老桌的桌板开裂得厉害,桌脚还会摇晃,父亲找了几根木条斜着钉上加固。逢到做月节时,两张桌都要用上。一张对内,请当方神祇;一张对外,请列祖列宗。奶奶令我们搬桌子时,要求对外的那张桌子的桌缝对向路桥,说老祖宗从路桥迁过来。一次我询问父亲,知是老祖宗从路桥的一个叫“龙头王”的村子搬来的。

过去办红白喜事,宴席都在家里办。桌椅不够就向邻居借。桌子借出后,家里用餐暂时就放在灶台上,大家都站着吃。桌子用过后就会送回来,办事主家会送些馒头喜糖之类以示感谢,这些小礼物就被我们分而食之。

与桌子搭配的有几条长板凳。把板凳倒过来,可以当船玩,推船拉船,小伙伴在泥地上玩得欢。经过推拉后,板凳脚容易松动,可削些小木楔子修理一下。搞过几次后,我也学会了修理。家里还有一张长方形的琴凳,可以当小床使用,特别适合于夏天乘凉。家里还有一张竹片制作的躺椅,有一次我躺着乘凉,小脚穿进竹片间的空隙就是拔不出来,急得我哇哇大哭。最后父亲用脚刀削去了一些竹片,才将我的小脚取出来。

厨房间有一个大型的介橱,上面用来盛放菜蔬、猪油罇以及金针(黄花菜)、香菇等干货,下面用来介碗。碗一口一口地介在上面,容易干。不像现在的碗橱早上介的碗到晚上还有水珠。

因是农家,家里的桶桶罐罐特别多,有稻桶、菱桶、浆桶、水桶、脚桶、面桶,这些都是木制的。也有陶制的大缸、小缸、酒刁(音)、茶瓶、盐罐和猪油罇等。

家里最大的家具要数稻桶了。大稻桶放在父母木床的后面,可以装2000斤稻谷。全家一年的粮食储备主要靠这只大稻桶。据奶奶回忆,解放初期一次大台风,家里住的茅厂屋被吹塌了,洪水泛滥,家里人躲进这只大稻桶,把大稻桶系在大树上,才躲过一劫。

脚桶有高低之分。高脚桶倒很少用来洗脚,脚翘在上面感觉不舒服。可用于洗衣服,人坐着凳椅上,不用弯腰,感觉蛮好。高脚桶还有一个特殊用途,是用于接生。过去妇女在家里生孩子,请接生婆来接生。因高脚桶的高度与床沿相仿佛,真好用来接生。当年笔者出生时也是用了家里的高脚桶。我还曾见过有人用高脚桶来褪鸡毛。将高脚桶倒过来,倒上热水,就可以褪鸡毛了。

因贮存农产品的需要,家里也购置了大大小小的陶器。家里有一口七石缸,容量很大。家里腌咸菜晒菜瘪(霉干菜)就用到它。将咸基菜(雪里蕻)洗干净后稍作晾晒,然后入缸腌制。一层菜一层盐,为使结实,要赤脚一层一层地踩踏,再在上面压几块大鹅卵石。家里的七石缸也用来浸年糕。家里人口多,每年都要做一、二百斤的年糕。年糕避风阴干到指甲钉不进去时,及时入缸灌水保存。要赶在立春前,用冬水浸糕,再加入少许明矾和食盐,糕水不易发臭。

过去没有自来水,家家户户少不了水缸。水源主要来自河水,为使水质干净,要用明矾块在水里搅动几下,过一会杂质往下沉淀,水就干净了。水用完后,杂质要及时清理。有一段时间家人在水缸里养了一条小鲫鱼,寄希望它能吃掉水中孑孓一类的小虫子。养了很长时间,小鲫鱼还很灵活,只是身子变成了长条形,份量并未增重。

枯水期时,干净的河水也难找。村民们都去山边挑山水。因人多,山水来不及渗,要排队。有的人趁半夜无人去挑山水。大人挑水用水桶,小人挑水用拗斗。两只拗斗各系上绳子,找根小扁担就可挑水。为防水在晃动中泼出来,可摘一片南瓜叶洗净后放在拗斗里。

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,家家少不了盐,因此家家都有装盐的盐罐。盐罐底下有孔眼,孔眼下面还有底盘和出口。农家往往一次性购买较多的粗盐,将盐罐装满。粗盐中的卤汁从孔眼进入底盘成为盐卤,盐卤也叫卤乳,对蛋白质有较强的凝固作用,用卤乳点制的豆腐风味独特。卤乳中含有较多的氯化镁等化合物,有一定毒性。当年白毛女的父亲杨白劳被黄世仁逼得无奈,就是喝了盐卤自杀的。现在大家吃的是精制的细盐,不用盐罐了。上次在横河陈访户,看到农家用盐罐种花,因其下有孔眼,可以漏水,正当合适,也算废物利用,物尽其用了。

家里有时会买整刁(音)的黄酒,酒吃完后,酒刁就留了下来。酒刁防潮功能较好,可以装米,也可以装零食。过年时家里会炒炒豆、炒花生、炒番薯糕干、打炒米,这些炒货各装在一只酒刁里,供家人随时取食。奶奶则将荸荠装在酒刁里,我常常瞒着奶奶抓一把偷吃。待到正月半烧山粉糊要用荸荠时,奶奶才发现荸荠所剩无几,怀疑被老鼠偷走了。酒刁还有保鲜功能。夏天养蚕,可将桑叶装进酒刁里保鲜。父亲还将春季用过的育秧的尼龙薄膜塞进酒刁里,第二年还可用,如果放在外面,第二年早就破了。

经过一次造屋、一次翻屋、两次搬家后,家里的老家具扔的扔送的送,目前只剩下两件,除开头提到的大衣橱外,还有一只樟木箱,四角铆以铁皮,现已锈迹斑斑。因其有防蛀功能,被母亲留了下来。现在父母住在新建的小区里,用的是现代的新家具。我总认为,在一大堆的现代家具中,摆设一、二件老家具别有味道,特别是上代传下来的或是自己用过的老家具。故物有情,尤寄念想。

 

椒江区局    王宝秋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