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> 今日焦点 > 统计文化

王宝秋:玉爱花

发布时间:2018-02-07     浏览次数:

    

     端午前夕,妻子买了一盆玉爱花,碧绿的叶丛中有九个可爱的碧绿的花蕾。傍晚时分,一个最大的花蕾开始露白,我知道她快要开了。第二天清晨起床,我就闻到了满室花香,一朵洁白的玉爱花在绿叶的衬托下怒放了。洁白的花瓣重重叠叠,似玉似雪,花香袭人,煞是可爱。正如唐朝诗人刘禹锡形容的那样——“色疑琼树倚,香似玉京来。”看着眼前的芳姿,闻着熟悉的香气,不禁使我想起了小时候老家庭院里的玉爱花。

老家庭院的最南端种着一株玉爱花,像一把绿色的伞子不分春夏秋冬忠实地撑在那里。有一小半的树冠伸进了生产队的稻田里,因此,这株花树也就成了我家庭院与生产队稻田的“址界”树。每年的初夏时节树上都会开出上百朵的花朵,每天几朵,十几朵,将纯洁与馨香奉献给主人。我们早上采下花,都要数数花萼有几个。通常玉爱花的花萼以五爪、六爪居多,七爪的稀见。姐妹们喜欢将花挂在胸前,一路走来,花朵摇晃着,撒下一路芬芳。我则喜欢将花吊在蚊帐里,晚上睡觉时,闻着甜甜的花香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花香入梦梦亦香。

家里最爱玉爱花的不是姐妹,不是母亲,而是奶奶。别看奶奶年纪大,她却最爱打扮,每天用刨花和毛辣篱(木槿花)叶子泡的水捺头,头发乌黑发亮,又光又滑。邻居常常打趣道:“要是苍蝇停在你头上,一不小心就会摔断腿”。玉爱花开时节,奶奶每天都要采一朵玉爱花插在乌黑的头髻上,别有风韵。这还不够,胸前的纽襻上还要吊一颗玉爱花。打扮停当后,出门拜佛或聊天去了。有时手帕里还包着几朵玉爱花,用来分发给老伙伴们。对于枯萎的花朵,奶奶将它用线穿起,晾干,可当一味中药,据说有泻火除烦、清热利尿、凉血解毒之功效,谁有需要就送给谁。

玉爱花开时节,我也常采几朵送给上小学的小伙伴,有男同学也有女同学。由于要的人多,有一天我起了个大早,将花树上开的十几朵玉爱花采个精光,装进书包,早饭后我就匆匆往学校赶。奶奶发现后就追了上来。我赶紧跑,奶奶追得紧,我急中生智,避入一条小田塍,奶奶不敢再追过来。这一天奶奶没花可戴了。事后想想,我做得有些过分,惹得小脚的奶奶动气而紧追不舍。

一九八七年的初夏,也是玉爱花开的时节,我在宁波的新碶镇实习,收到从学校转来的家信,拆开一看,我泪如泉涌,信上说奶奶已离开了我们······暑假回家,我见到庭院里的玉爱花树已经枯死,或许花魂已随奶奶而去。听长辈说,那株玉爱花是爷爷手植,是否特地为奶奶手植,不得而知。

玉爱花的学名叫栀子花,我觉得还是叫“玉爱花”来得有诗意。让我们品味这一名字,不禁心生爱意,怜香惜玉。再听一曲何炅的《栀子花开》,在歌声中回味玉爱花的“冰清玉洁”。

“栀子花开,So  beautiful  so  white

这是个季节我们将离开

难舍的你害羞的女孩

就像一阵清香,萦绕在我的心怀

······”

 

 

椒江区局  王宝秋

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